囤点资料方便查找,基本上都是LO里其他人做的整理。

如果有不能转载的LO请随时敲我,会立刻删掉的><~
 
 

关于林敬言

谢谢整理!!

白口十:

 

整理:

 

“最厉害的流氓是谁?”包子入侵却已经不理他接着去和昧光说话了。

“呃,目前最好的流氓选手,大家都说是百花战队的唐昊,但他的流氓角色德里罗并不是最强的流氓角色。最强的流氓角色大概是呼啸战队林敬言的唐三打。”昧光说着。

——————————————————————————————————————

“差不多。不过林敬言的话,可能快要退役了。”叶修忽然心生感慨。这种无情岁月带来的无奈,他也正在经历当中。

“嗯……可能这赛季结束,顶多再多打一年。”黄少天听到叶修感慨后跟过来说道。
——————————————————————————————————————

“哈哈,但不管怎么说,又一个强劲的对手要诞生了。林敬言的唐三打早已经不复当年第一流氓的神勇了,唐昊加上唐三打的话……新神要上位喽!”
——————————————————————————————————————

林敬言知道,自己太慢了。太多的破绽他看到却捕捉不到,眼睁睁地看着唐昊弥补。太多的破绽,他捕捉到了,却不能完美地利用,唐昊更加快速的操作,总是很快速地化解掉他的反击。

没有机会了吗?

很多人都在如此想着。但是,老将的坚忍却不会允许过早的放弃,林敬言依旧在坚持,在等待。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结果,也许一个更大的致命失误就在前边等待着他,现在就放弃,还早。

比赛在继续。

——————————————————————————————————————

林敬言却还是朝着司仪微微笑了笑,而后朝着四周的观众挥了挥手后,默默地走下了赛场。以正常人来说,他的年纪完全不大,但是在电子竞技这个赛场上,他那个离开的背影,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有些蹒跚。
——————————————————————————————————————

冷嘲热讽扑面而来,这当中有不少都是呼啸战队的粉丝。连他们都觉得他们的队长有拖累战队的嫌疑。理智点的,希望林敬言可以退位给其他人,以替补老将的身份继续为战队做贡献,激进一些的,甚至有把他形容成毒瘤,在网络之类的各种载体上大肆攻击,让他滚蛋。

林敬言很为难。

他舍不得离开,他觉得自己还能拼一拼。七年的职业生涯了,他甚至还没有打过一次总决赛。虽然这样的选手其实有很多,但别人是别人,对于林敬言自己而言,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退位给其他人,以半主力的身份继续努力?林敬言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只可惜让他感到心寒的是,俱乐部方面,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意思。

——————————————————————————————————————

觍着脸说我就是第一流氓?林敬言又不是魏琛。他自己也明白,他现在的水平比不上唐昊。而且即便是他巅峰时的状态水平,和如今的唐昊相比,可能也会输多胜少。可即便是这样,林敬言也总不能坦然地去给包子分析自己比起唐昊来说怎么怎么不如吧?

“第一流氓,那是你的志向吗?”林敬言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不!我的志向,是打倒你!”包子说道。

“哦?”林敬言意外,原来还是一个以自己为目标的吗?这种也算是一种粉丝吧?正准备当一个好前辈,开口鼓励几句,就听包子又接着说:“报上名来吧!”

林敬言的心都碎了。

——————————————————————————————————————

他的队友都站在外边,每个人脸上都有输掉比赛的痛苦,但是,每个人又都在极力隐藏。看到他出来,林敬言甚至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这恐怕是张佳乐这辈子看到过的最难看的一张笑脸了。

 

林敬言,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打总决赛,能走到这一步,对他而言就已经有点赚了的感觉。

——————————————————————————————————————

这对于林敬言来说,也不能说是完全无法完成的任务。职业生涯这么多年,两人交手若干次,林敬言还是有胜绩的。但每一次无不打得异常艰难,叶修他有可能战胜,但绝无可能快刀斩乱麻地瞬间推倒。

更要命的是,眼下的局面,还是叶修在抢攻,而他在被动挨打,这时候想着打败叶修林敬言都觉得有些多心,自己能守住就算不错了。

打下去,不会有好结果。

林敬言心里已经盘算得很清楚了。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顾一切地冲过叶修的封锁,看清鬼王的去向。

——————————————————————————————————————

林敬言,昔日的第一流氓,真人可没像魏琛啊包子那样有江湖气,特别斯文一个人,看到陈果看他,还微笑点头示意了一下。

——————————————————————————————————————

“练着呐?”林敬言却没过去坐,凑过去看兴欣训练。

“有没有素质,偷看训练啊?”叶修终于抬头,鄙夷了林敬言一眼。

“这是偷看吗?”林敬言没理,固执地看下去。

结果方锐正好一个操作失误。

“哈哈,感觉到来自背后的压力了吗?”林敬言笑道。

方锐转身,朝林敬言竖了两个中指。

“转型得不错嘛!”林敬言却在此时收起了玩笑的口气,认真地说了一句。

“还好吧!”方锐说。

两人随即沉默。

昔日队友,第一流氓和第一盗贼,鼎鼎有名的犯罪组合,却先后被队伍遗弃。走得再体面,恐怕也无法弥补他们失落的心情。现如今,一个去霸图坚持发挥已经所剩不多的光芒,另一个却来到了初生的兴欣战队,转型职业为战队补强。虽然已非队友,但他们拼博的目标却依旧相同。接下来,他们就将在场上对决,那个共同的目标,现在已经无法并肩去夺取,注定将会有一个人失落。

——————————————————————————————————————

会就这样输掉吗?

林敬言无法不去这样想。输掉的话,媒体、记者、评论家、玩家,许多人,又都会开始指出他的老迈了吧?

其实,用得着你们多嘴吗?自己什么状态,自己远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老迈?老迈你个头啊!哥现在连30岁都不到好吗?

林敬言的性情是比较温和的,面对各种质疑挑衅,通常不会有什么激烈的回应。但是,没回应,并不代表没想法。林敬言觉得自己还行,还能打。

是真的还行,还是……是不甘在催动着自己做出这样的断言呢?有时候林敬言自己也不清楚,但他还是相信自己做一场比赛时的感觉。

——————————————————————————————————————


拦山虎,一定要拦到她!

林敬言咬着牙,鼠标甩动着,冷暗雷的手臂疾挥。

轰!

手雷爆炸的光影将冷暗雷吞没了。

没有中……这一记拦山虎,终于还是兜了个空,手雷炸到了冷暗雷,沐雨橙风跟着的攻击也到,反击开始。

林敬言心下有点难过。

没有拦到吗?

如果是以前……

是的,开局被苏沐橙压制,那不是他年龄的错。但是这一次,这记拦山虎失手,却正是因为他的反应,他的手速,都有下降……

勾拳、抛沙再接拦山虎,这个连击,自己已经会留下空当了吗?

在实战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行,实在是一件很悲哀的事。尤其是,这个不行,再无改良的空间,发现不行,那恐怕就是永远不行。这是岁月带来的,没有人可以扭转时光。

冷暗雷又开始狼狈。

发现自己有点不行的林敬言,注意力也有点分散。他没能再争回局面,个人赛第一场,苏沐橙胜出。

——————————————————————————————————————

林敬言下台,苦笑。

这次,再被喷,也没有办法去反驳了。

真的不行了吗?林敬言抬头看看场馆上方的计分牌。霸图0,兴欣1。

只是1分而已。

差距也没那么大嘛!

还早呢!林敬言忽然又想通了,既然这个连击有空当,那以后再用的时候,要多注意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弥补这一空当,和各职业对敌时,这一空当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团队作战时,这空当是否需要提醒队友掩护配合……

回去之后,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啊!

林敬言想着,已经回到了选手席。

——————————————————————————————————————

田森和扫地焚香的落榜引发了一些唏嘘。

被挤出票榜的,还有一位老将,霸图的林敬言,多年的老全明星,今次终于被挤占走了位置。

——————————————————————————————————————

林敬言、方锐,昔日的犯罪组合,他们已不是组合,也不是队友,但是,却一起站在了那个圈外。

——————————————————————————————————————

“老林。”方锐也在和他的老搭档林敬言打招呼。

“第一流氓林敬言!”包子叫道。

林敬言顿时很高兴,这个名头很久没有人安到他头上了,兴欣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看起来很会聊天嘛!
——————————————————————————————————————

他这人,不嚣张,也没什么霸气,这么多年挂着大神的名,却也不是最顶尖的那波。不上也不下,让人觉得好像有点浑浑噩噩的。就这样,职业生涯慢慢就走到了最后,他想着大概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结束了,结果却被队伍放弃。

而后受霸图邀请,三个都是职业生涯晚年的家伙相聚在了这个全联盟最豪迈最热血的队伍中。

争冠?

林敬言真的没想到,自己快混到头了,居然又要撺掇起来搞这事了。在这支队伍中,在这些队友身边,他那已经快要磨平的心气,一下子就又燃起来了。

他们轰轰烈烈地打了个赛季,结果却悲壮地倒在了最后一步。无数人为他们惋惜,林敬言自己也是,那一刻,他真有退役的心思了。但是,他的身旁,那个比他还要老点的家伙,在刚刚输掉冠军的记者招待会上,就已经挺直腰杆,说明年再来。

比他更老的韩文清还没有放弃!

拿了四次亚军的张佳乐也没有放弃!

还有那个叶修,从网吧里扯出来一支队伍,硬是踩翻了老东家嘉世,气势汹汹地也杀回来了。

他们全都没有放弃,自己怎么反倒先退却了?

林敬言留下了,带着对冠军的梦想,开始新的努力。

——————————————————————————————————————

于是他们遇到了霸图战队。赛前双方列队握手,望着眼前这支陌生的呼啸,林敬言感慨万千。

他的离开,还可视为过了职业黄金年龄,状态下滑不再具备担任核心的能力,算是正常的新老交替。可是这之后,呼啸又放走了以方锐为首的一批旧臣子,从外挖来一个又一个的生面孔。

对呼啸,林敬言已经彻底陌生了。对选手陌生,对他们的打法陌生,对他们队伍表现出的气场,也很陌生。

林敬言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抱何种情绪妥当了。

——————————————————————————————————————

看起来,林敬言真没立场能对这支呼啸评价什么。可是,他却有些为这支呼啸感到难过。

一个又一个的精英选手汇集在这支队伍当中,最终,却捏成了一个毫无特色的整体,到现在甚至没有一套成熟的战术体系。

“你们到底都在做什么啊?”

和这现任的呼啸选手一个又一个握手过去的时候,林敬言真的很想问这样一个问题。

他虽然已经离开了呼啸,但那么多年,怎会没有感情?

——————————————————————————————————————

是老路。

林敬言看到了将旗高高举起的那位粉丝,跟了呼啸战队足足有九年的粉丝,他的资历,比现在呼啸战队的任何选手都要久。准确来说,比他林敬言也要久,他在第八赛季后,就告别了呼啸,将他在呼啸的资历,停留在了七年这个数字。

他走了。

可老路还在呢,还像以前那样,举着呼啸的旗帜,时不时地就让旗帜飞扬一下。

——————————————————————————————————————

但是等进入比赛,载入角色,迂回前进,在地图差不多中央的区域,流氓唐三打出现在自己视野的时候,林敬言还是忍不住心酸了一下。

有时候,他有点羡慕张佳乐。
——————————————————————————————————————

但是,还是不一样啊……

不只是名字。和角色多年合作所养成的感情,林敬言很难因为一个属性差不多的角色就立即转移过来。这恐怕是现在的新人所不能理解的,让他们更换一个更强更合适的角色,他们大概都是乐意之至的。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了。

林敬言心下叹息着。从离开呼啸之后,他就有在想有一天当自己要在场上面对唐三打时,会是如何模样。不过之前还就只在团队赛中遇过,大家呼啦啦打成一片,感觉还不是特别清晰。但现在,个人赛,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和唐三打,林敬言百感交集。

——————————————————————————————————————

林敬言下场时望了一场客场看台那边,本就不满的坐席,一片沉寂。老路握着他们呼啸的旗帜,也只是这样站着……

——————————————————————————————————————

林敬言回到选手席,接受着队友们对他胜利的祝福,在很多人看来,他能击败唐昊,一定是一种很痛快的宣泄吧?

可是林敬言却没显得有多激动,这个一向温和有礼的选手,只是微笑着,最后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呼啸那边?

他没有再去看。

虽然有些怀念过去,有些怀念本属于他的角色唐三打,但过去的终将过去,自己虽然已是职业暮年,但路既然未到终点,就还有未来。

自己的未来,是在这里啊……林敬言攥着他手中冷暗雷的账号卡。
——————————————————————————————————————

“咳!”林敬言看到张佳乐扭头看了过来,连忙咳嗽了一声,抬手推了推眼镜,掩饰神情。

“你什么时候近视了?”他这边对应的正好是方锐。方锐虽然没他们这些人这么早,但和林敬言当年是搭档啊,那熟悉程度自然又不一样了。

“平光的。”林敬言又推了推眼镜后说。

“扮斯文啊?”方锐说。

“还不错吧!”林敬言看起来对自己这新装饰挺满意。

——————————————————————————————————————

林敬言,冷暗雷。

林敬言一边走,一边看着电子大屏幕的名字,然后,在VS的那一端,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林敬言忽然笑了笑。

他们这哥俩,命运还真是类似啊!方锐的名字后边,现在可也不只换了一个名字,而且连职业的名字都不一样,林敬言现在不只是看着冷暗雷有些不自在,连同看这个对手名串,也觉得非常不顺眼。

方锐,盗贼,鬼迷神疑。

恍恍惚惚的,眼皮里似乎就会出现这样的字眼。
——————————————————————————————————————

上场,进比赛席,刷卡,进入比赛。九年里不知多少次重复着的一个动作,七年唐三打,两年冷暗雷。

——————————————————————————————————————

这是一场需要了解两人背景才能完全看懂的比赛。粗鄙,因为两人默契,因为他们都对对方的精妙了解于胸,那种手段,反而会变得不管用。

而像现在,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击,往往却能收获到奇效。

默契不再是相互的扶持,相互的辅助,而是阴谋、陷阱、圈套……

很多拥有搭档的选手,都不忍看下去了。

这是怎样残酷的一种比赛,为了胜利,两人都在将曾经的那份了解,那份信任,那份可以将后背完全交给对方守护的坦然,变得各种阴毒。

一直在比赛中会和喻文州有短信沟通的黄少天,这时都沉默了。

孙哲平、张佳乐、韩文清、张新杰、叶修、苏沐橙……这些坐在现场的人,都是无比清楚所谓“搭档”的含意的,但是现在,场上这对昔日的搭档,正在硬生生地摧毁着他们过去所建立的一切。

为了胜利。

为了冠军。

每位选手都有很多羁绊,可是为了这些,他们却又不得不狠心斩断那些阻挠自己的羁绊。

时间在流逝,两人角色的生命在流逝,比赛的细节,这些看懂的人,都不想去细究了。只有场边看不太透彻的观众,在随着战斗的起伏为自己支持的选手加油鼓劲。

无论多么残忍,终究还是会有结束的时候。

心中纵有多少不忍,最后站在场上的也只能有一个。

方锐,气功师,海无量。

最终,电子大屏幕上留下的名字是这一个。林敬言,流氓,冷暗雷,随着角色在比赛中倒下,名字终于黯淡下去。

——————————————————————————————————————

到底还是输了啊!

林敬言从比赛席中出来时,叹息着。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这场比赛并没有让他觉得丝毫懊恼。这个结果,他可以很坦然地接受,输给方锐,他也没什么不服气的。

毕竟他已过当打之年,而方锐却正值巅峰。

在挥别过去这种事上,两年了,他还在对他的唐三打念念不忘,但方锐呢?干脆地是连职业都给换了,显然在这事上方锐也比他更加决绝一些。

自己确实已经老了,而方锐,还有很长的未来呢!

望着赛场另一端兴欣的比赛席,林敬言很遗憾这是擂台赛,方锐没有办法在彻底完成比赛前从比赛席里出来,他倒是很想借这次机会给方锐送上祝福,他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还有这样在场上相对的机会。

默默又注视了那边一会,林敬言走下赛场,祝福,最后只能留于心中。

加油吧!我的朋友!

——————————————————————————————————————

而自己呢?

自己其实也有一群最相熟的粉丝伙伴的,只是他们现在,在看着自己吗?

——————————————————————————————————————

“和你们这些家伙一起这么多年,真是辛苦啊!”林敬言忽然说道。

“嗯?”叶修愣,这没头没脑突然出来的一句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只可惜,我也有不允许自己妥协的野心啊!”林敬言说道。

“咦,今天的你特别的有斗志啊!”叶修说道。

“是的,我要赢!”林敬言说。
——————————————————————————————————————

正面强打,林敬言的流氓并不是叶修散人的对手,这一点,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但是,林敬言不退,不让,他坚持着就要以这种方式决出胜负。

掌声!

现场响起了掌声。

——————————————————————————————————————

而在这之前,林敬言,那也是一个正面强打的狠角。

唐三打!

就听他昔日所用流氓这名字,哪里像是一个畏畏缩缩走猥琐流玩小手段的呢?

——————————————————————————————————————

那时的林敬言,可是追逐着一个个天才的脚步,和他们战斗,林敬言不想表现出丝毫怯懦和窝囊,哪怕败,也要站直了冲去,站直了倒下去。

现在想想,自己倒下去的次数,还真是有够多的。

但是,自己从未退缩过啊!

哪怕是后来有调整风格,不再那样强打,那也绝不是在逃避。他也有野心,为了那个梦寐以求的冠军,他也是可以付出一切的。再像最初的唐三打时那样狂野的战斗,他一样可以!

——————————————————————————————————————

“哦,唐三打……好久没见了。”叶修说。

“怕了没有?”林敬言好像叶修似的说着这样的话,冷暗雷,再上!

——————————————————————————————————————

林敬言豪迈地战斗,豪迈地倒下。

这个结果他早有预见,追逐天才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这些天才可不是龟兔赛跑里的得意洋洋的懒兔子。他们可不会让出任何空当给人随便超越。

“就不能让我赢次吗?”林敬言半开玩笑地无奈道。

“你赢过的吧?”叶修回道,“第四赛季,第二十一轮。”

林敬言愣了愣,半晌后悻悻地丢下了一句:“连记忆力都输给你了。”

——————————————————————————————————————

“老林你出卖我啊!!”频道里突然跳出来自方锐的一句话。

所有人愣,而后反应过来,这老林,指的是林敬言吧?

林敬言是相当熟悉方锐的,就算方锐职业转型,对他最了解的也依然是林敬言。而林敬言了解,当然也就意味着霸图了解,现在的他可不再是方锐的队友,而是对手。

是的,是对手。

——————————————————————————————————————

如果是这样的方式拿到胜利的话,对于霸图人来说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的。他们一直以来都是重视过程超过结果,所以他们从来都很介意方式方法的。林敬言的方法,他们不满意,非常不满意。

嘘声?

他们却又有些不忍,他们毕竟也目睹了这两年来林敬言的表现,目睹了他的敬业精神和勤勉,目睹了他和霸图一道的努力。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用这样的方式去博取胜利呢?

霸图粉丝沉默了,又一次沉默了。

——————————————————————————————————————

只能这样了吗?

拼尽全力,甚至不惜钻起规则的空子,结果换来的却依然是这样惨败的结局。林敬言很失望,对结果失望,对自己失望。

但是现场却响起了掌声,这让林敬言有些诧异。

——————————————————————————————————————

“霸图加油!”掌声中有嘹亮的呼喊传来。

林敬言并不是一个会轻易亢奋热血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也有些抑制不住了。这两场比赛,他打得真是够压抑了。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比他更迫切地期待胜利,期待霸图的胜利。

“霸图加油!”林敬言突然也朝着场外的观众们吼了起来,这已是他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的激情表现,兴欣选手席这边他的老搭档方锐都是头回看到他如此激动,露出诧异的神色。
——————————————————————————————————————

拦山虎!

双月牙!

伤疤之痛!

那个已被淘汰,但却是林敬言昔日象征的唐三打技巧却在此时再度施展,再次绽放着光芒。

海无量被击倒,海无量被交错的仿佛两记月牙般的光芒划中,海无量被挂上了伤疤,进入了出血状态。

海无量被彻彻底底地拦截。

方锐发愣,他真的一点都没想到林敬言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他以为他足够了解林敬言,他以为在方才,那个螺旋气冲就已经可以突破林敬言的极限,可以将他击飞,或是逼他退到一旁。

但是,没有!

林敬言用最正面的方式闪过了这记螺旋气冲,用他那古老到被淘汰的陈旧技巧反击了他。

方锐想正面突破,但是最终,他被林敬言从正面击倒。

方锐忽然发现,他所熟悉的林敬言,或许只是一部分。这个林敬言昔日的招牌技巧,在他眼中竟然是这么的陌生。

——————————————————————————————————————

“很好的比赛。”林敬言先同叶修握手说着。

“谢谢。”叶修依旧只是这样简单的答复。

——————————————————————————————————————

林敬言站起了身,他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他本人的气质可一直是挺温文尔雅的。

“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林敬言终于开口,早有准备的众记者,立时疯狂按下拍照的快门,他们要记录下这一刻的画面,这一刻的声音,这一刻的场景。

而坐在台上的其他霸图三位,韩文清的神色依旧是那样坚定不屈,张新杰也是一贯的平静,只有张佳乐,此时脸色颇有些阴沉,是因为今天的失利?或是因为林敬言即将的退役?亦或是都有?

他似乎很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霸图的队友们显然早已经知道林敬言的决定,他们或许有过劝说,但到最终,到底还是选择了尊重林敬言的决定,他们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将这一刻完全地交给了林敬言。

“而在这最后,我要感谢。”林敬言继续说道。

“首先要感谢现在坐在我身边的队友,在来到霸图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竟然能有机会和你们一起为了冠军而战,你们都是联盟最优秀的选手,能和你们并肩作战将是我的幸运,也是我毕生的荣耀。”

“因此我也要特别感谢霸图这支队伍,感谢这支队伍在我的生涯迟暮之年还能给予我这么好的机会,这两年我很充实,也很快乐,唯一遗憾的就是我到底还是没能和大家一起捧起奖杯,在这里我也要向霸图的诸位说一声抱歉,我……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努力下去了。”

“这个决定并不草率,是我思考过自己的状况后做出的慎重决定。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应该到此为止了。”

“人生没有完美,很不幸我没有拿过冠军,但是从呼啸到霸图,我的身边一直都有最优秀的队友,是荣耀让我遇见了你们,我要说的是,能玩到荣耀,能成为一名荣耀的职业选手,这就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今天我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但我不会离开荣耀,永远不会,我还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祝你们能实现你们的理想。”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必生的荣耀!”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林敬言鞠躬,这是他的告别宣言,记者们终于等到了比较话题性的东西,但是这一刻,他们宁可没有这样的新闻,他们宁可林敬言也和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一样表示他要继续努力下去。

但是,没有。

刚刚这一幕发生的是真实的。

林敬言已经发表了他的退役声明,他就要离开了。这位第二赛季加入,有第一流氓之称的顶尖选手,终于也走完了他的职业生涯。

他没有得过冠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个人成就,甚至来霸图战队之前没有打到过总决赛。

然而他却始终顽强,始终拼搏不息,他从始至终都在为了胜利而努力。

没有人会嘲笑他,哪怕他在生涯末期已被后辈超越。因为这本就是时间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没有什么可笑。大家所看到的,是林敬言虽被唐昊夺去了第一流氓的头衔,夺去了他在呼啸的地位,夺去了和他一起奋斗七年的角色,却没有夺走他的斗志,没有夺走他那颗冠军的心。

他来到了霸图,和新的队友一起潇潇洒洒痛痛快快地又战了两年,直至他自己认为应该结束,这才亲手放下一切。

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选择放弃,除了他自己。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林敬言说着。

而这时霸图出席招待会的其他三位选手已经起身,和林敬言握手,拥抱,送上祝福。

他们的心中或许都有不甘,但是在他们脸上所洋溢的,却只有坚定。无论路向何方,对他们来说,都只会坚定地走下去。不妥协,不后悔,不退缩,一直向前,笔直地向前。

“再见!”

和三位队友互相祝福完毕,林敬言忽朝台下记者们挥了挥手,而后最后一次向三位队友点头致意后,转身,就向离开通道走去。

结束了吗?

记者们有些发愣,但是很快,却发现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这三位选手就已经坐回了各自的位置,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像那个空出的位置,从一开始就没有人。

林敬言有他的选择,而他们,也有他们的。

林敬言已经告别了这片赛场,所以,他离开;而他们,选择留下,选择继续,所以,记者招待会,依然继续。
——————————————————————————————————————

林敬言对他而言,亦师亦友,如果要让方锐选一个他在联盟中最尊敬的选手,他会毫不犹豫地投林敬言一票。即便林敬言并不是这个圈中最优秀的。

而现在,他已离开。

已有多年职业经验的方锐并不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过这一天,只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目睹林敬言离开。

他原以为两人会并肩战斗到某一天时,林敬言忽然笑着说自己打不动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讽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样微笑着说了再见。

于是今天,他看到了。

林敬言在微笑,他向所有人道别,但是,却是在一场被方锐代表的战队击败之后……

微笑之下隐藏的黯然,有多少人能感受到?

方锐知道,林敬言一定还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军的,特别特别希望。

但是最终葬送他这希望的,却是自己和兴欣。

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离开。

祝你们好运。

他把祝福留给了所有人,这当中当然也包括方锐。

——————————————————————————————————————

方锐从备战室里出去了,而林敬言从记者招待会那边退下来了,那这两人,不是要在通道中相遇了?

备战室里瞬间安静下来,连电视机都不知被谁选择了静音模式,仿佛会打扰到通道中这二人交流似的。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直至备战室的门再被推开。

“该我们了。”方锐站在门口,平静地招呼着。
——————————————————————————————————————

结果这时,公共聊天频道里,出来跳出一个数字3,消息发布者,海无量,方锐。

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在愣。

又是有意在故弄玄虚吧?

不要理会,打死他!!

现场再次爆发出呐喊。

是百分之三啊……

但是现场,非常不引人注意的一个遥远角落,甚至都不是座位,却有一人站在那里,看着比赛,默默地看出了这个“3”的意思。如果有人这时能不顾紧张的比赛回头看上一眼,看清这个人,大概马上都可以认出,这是在之前半决赛后刚刚宣布退役的选手,林敬言。

呼啸战队的林敬言,霸图战队的林敬言,无论身在何队,哪怕是退役,他也是最了解方锐的人。

3。

是百分之三,是刚刚那一击气刃造成的伤害,是云山乱刚刚损失的生命。

方锐在计数,在统计着输出,他用这种方式,在纪录着自己在今天这场比赛中所贡献的力量。
——————————————————————————————————————


“还没有结束,比赛没有,你也没有。”

林敬言。

这家伙……

方锐愣了愣。他没有立即去找林敬言在哪,因为他知道这家伙即使是已经退役,但也不可能就此让荣耀离开他的视线,这场比赛,无论他身处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一定会看到。

但是,仅次而已。

因为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告别了这一切,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的已经结束。

自己实在没有理由,谈什么“结束”啊!

因为比赛还在继续,而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还会继续。

——————————————————————————————————————

看到了吗老林?我,总冠军!

 

 

 

  • 可能略多林方,无刷CP意思

  • 原著:全职高手

  • 关于林敬言的整理

  • 再见,林敬言。

11 Oct 2014
 
评论
 
热度(340)
  1. MiKanMiKan W小白鼠的冤灵 转载了此文字
© 囤资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