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点资料方便查找,基本上都是LO里其他人做的整理。

如果有不能转载的LO请随时敲我,会立刻删掉的><~
 
 

【全職】葉伍原著段落

谢谢整理~~

NO NAME:

807(再見面?)

   興欣網吧。兩人剛到,網管就立刻迎了上來。來訪的一共是兩人,按照陳果的囑咐,已經將他們先引去二樓套間裏休息了。

    陳果又向網管多問了幾句,不過也沒得什麼有價值的情報,而後和葉修一起上了二樓,推門一進那套間,沙包上本在交流的兩人立刻停止交流,一起轉頭望來。

    跟著沒等葉修和陳果看清兩人呢,兩位已經一起站起了身,頭前一位已經笑嘻嘻地打起了招呼,卻是主要衝著陳果:“這位想必就是陳老闆了吧?兩位好,我是無極戰隊的領隊何安。”

    領隊,差不多也就是俱樂部的經理,是舊派的稱呼。習慣叫“領隊”的人,那多半是在職業圈有一定資歷的。此時這何安以領隊自居時,那一股子濃濃的優越感是個人都感覺到了。很顯然,他賣弄的不是他的職務,他在得意的,就是能過這舊派的稱謂來告訴眼前人:自己不是新丁,自己是有資歷的老人。

    只是這位“老人”葉修看上去卻眼生的很,倒是他旁邊的那位,葉修覺得有些眼熟,只是名字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職業選手200多人,那統計的是現役的。葉修混了這麼多年,來來去去加入的退出的全部算上那就遠不止這個數了,哪里都記得住?不過能覺得眼熟,那就應該是打過照面,葉修估摸著這位應該是無極戰隊的成員,雙方應該在職業賽場上打過照面?

    這樣一想,葉修突然就記起來了,名字還是不知道,但身份已經可以肯定了,於是笑著道:“咦,我認得你呀!你是無極戰隊的副隊長吧?”

“現在已經是隊長了。”結果卻是領隊何安接了一句,然後這才打量了一下葉修。而後問身邊那位:“你們認識?”

    那位的神色早就已經不正常了。他們這位領隊的毛病他也清楚,但問題今天你炫資歷算是炫到牆上了。

    “這位是葉秋大神”副隊長無奈地給領隊介紹了一下。

    是的,葉秋大神。

    在葉秋大神面前炫耀榮耀資歷,那不是老人,那是老糊塗了。

808

  誰想葉修居然得認真地望著他:「我不是在開玩笑,我是很認真的,慎重考慮一下吧!」 

    「一周之後,你會後悔今天的決定。」何安已經不准備再繼續說下去了。 

    「一周之後,你可以繼續今天的這個思考。」葉修卻是在笑。 

    「我們走!」何安起身,對著自家的隊長叫了一聲。 

    這可憐的隊長,除了向何安介紹了眼前這位就是葉秋大神以外,貌似再沒發揮過什麼作用。專程跑來想到挖取一些力量,卻不想結束得如此之快。隊長無奈地起身,跟著何安就往走,從頭到尾,他連自己的名字都沒來及介紹。 

809

 時間一到,單人賽第一場出場的雙方角色就已經被系統自動抽入了比賽席位。

    無極戰隊這邊出場的是他們隊中的槍炮師:曉槍。

    槍炮師不是無極戰隊的戰術核心,但現在卻是他們隊長所使用的角色。

    那天和何安一起,葉修看著眼熟,卻想不起來的訪客,回來查了查後,已經知道這人是誰了。

    伍晨,以無極戰隊副隊長的身份在無極戰隊征戰了三年,使用的角色正是這個槍炮師曉槍。

    第七賽季時。隨隊一起降級。這之後是怎樣的經歷,不是隊伍的粉絲恐怕都不會太過關注,伍晨畢竟不是什麼大明星。

    現在看來,伍晨是一直還在無極戰隊效力,現在更是升任了隊伍的隊長。通常來說,很少會有隊伍在原隊長還在隊的情況下就更換隊長的,伍晨升任隊長,多少說明無極戰隊的原隊長,核心選手。魔劍士塞丁昆的操作者郁宏亮已經不在隊中了。

    擔任隊長的人,未必就是一支戰隊中最強的選手。但是,卻一定是這支隊伍中最可靠的人。而現在,伍晨無疑就成了無極戰隊中最被信賴的隊員,此時他在單人賽的第一場出戰,無極戰隊的意圖不言而喻:他們想先聲奪人。

846

    葉修此時的正事,卻不是在遊戲,自然也不計較電腦的配置。此時的電腦桌面上,只開了一個qq,同時開了兩個聊天窗,窗口一閃一閃,顯然都在進行著交流。

    左邊的窗口,qq名,曉槍。

    無極戰隊的伍晨,qq名也是用的他的角色,這是很多職業選手都有的習慣,尤其是老一輩的。倒是現在,聯盟繁榮起來,選手的交易流通也多,有時拿自己用的角色當名,一被交易,頓時就顯得尷尬起來。不過依然這樣做得還是挺多,這也算是對所在戰隊表忠心的一個小細節嘛!

    伍晨對無極戰隊的忠心自然是毋庸置疑的,qq名多年以來也一直用得是曉槍。葉修本是沒他的聯繫方式的,但在圈裡混了這麼多年,人面當然是很廣,兜兜轉轉的,也算是打聽到了。無極戰隊,葉修能打聽到的也就是伍晨了。至於其他人,都是無極戰隊出局後加入的,和職業圈都沒來及發生交集呢!葉修的高層次人面,反倒是打聽不到了。

    君莫笑……

    伍晨看到這個好友申請時,也是特別一愣,但還是下意識地就接受了。

    “你們還好吧?”好友一通過,對面的消息也就來了。

    “不是很好。”伍晨苦笑著回了一下,他當然知道對方問得是什麼。勝利者在之後問失敗者這樣的問題,是安慰?是挑釁?伍晨沒急著去下結論,他在這圈也混得久了,什麼也算是經歷過。比賽麼,終歸是會有勝負的,雖然結果很難過,但他自認還是承受得住的。

    “你們的戰隊,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葉修隨後又問道。

    這條消息一來,伍晨算是徹底明白意圖了。這是乘火打劫的傢伙來了。

847

   無極戰隊淘汰出局,伍晨的心情本就低落。不過他是素養很高的職業選手,知道這是比賽,只爭輸贏,倒沒有因為被興欣淘汰而把興欣仇視上。但是眼下這興欣的人急吼吼地找上來,不懷好意的打聽他們戰隊的未來,伍晨就是再有職業素養,心胸再寬廣,也實在有些不爽了。

    無極戰隊的未來會怎麼樣?他這個當隊長的當然比普通選手更清楚幾分。目前來說,解散已成定局,他們的老闆,沒有能力在戰隊完全沒有收益的情況下維持戰隊的開支長達一年之久。畢竟,之前他們已經在出局的情況下苦苦支撐一年了。

    戰隊解散,那麼角色、裝備、材料一類的東西自然再無用處,朝外販賣一下,算是在榮耀圈的最後一筆收入。只不過這種處境下出手,價錢當然高不了。畢竟這些又不是什麼硬通貨,出了榮耀這個範疇,那就一文不值了。他們隊伍解散,是他們急於拋售這些東西,從供求關係來說,這是絶對的買方市場。而無極戰隊又是一支弱旅,他們的東西成色也是平平,能不能把東西全清出去都是問題,就更別提抬個高價出來了。

    這些道理,伍晨都十分明白。說實話,像興欣這樣的隊伍,其實是很不錯的買家。因為也只有這樣的隊伍,恐怕對他們這支弱隊的東西還會有點迫切的需求。至少聯盟那些揮金如土的豪門,會來苦苦哀求他們無極戰隊的這點家當?純屬虛構。

    理是這麼個理,但是看到興欣就這樣問上來了,伍晨多少還是有點不爽。

    不想這邊葉修隨即也就接著說了:“你心裡也別不舒服。比賽是比賽,現在生意是生意,你應該也明白,你們的買家不會太多,要論誠意的話,我們興欣絶對毋庸置疑。”

    伍晨看著這話又是一陣鬱悶,自己好像還沒有明確回覆說他們無極戰隊會怎麼樣呢吧?怎麼這傢伙的口氣就好像是吃準了我們一定會解散呢?不過轉念又一想,這邊可能是葉秋大神,那對這個圈子就太資深了,能信心十足地判斷出他們現在的狀況也不足為奇。

    一想到這,伍晨心裡原有那點不快也漸漸消失了,最後回了一句:“這些事論不到我來負責,不過我可以幫你傳一下話。”

    “好的,謝謝。我實在是找不到你們隊伍的其他人,只好拜託你了。”葉修說。

    “嗯……”伍晨現在確實沒有什麼心情聊天,話都是能省就省。

    “如果把你們手頭的東西全盤接過來,你預計一下的話,得有多少?”葉修隨後又問了句。

    “這我就不太清楚了。”伍晨說道,其實作為和無極戰隊一路走到現在的隊員,無極戰隊還能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但這種信息他又怎麼可能和葉修去透露?

    “那行吧,我等你那邊消息。”葉修說。

    “好的。”伍晨回了句,不大會,就看到對方的頭像暗了下去,伍晨呆坐在電腦跟前,愣了好一會。此時他終於特別真實地感覺到,無極戰隊,這個自己為之傾注了全部職業精力的隊伍,真的就要結束了。

    曉槍呢?

    伍晨目光轉過,看到桌上放著的,靜靜躺在那的曉槍的帳號卡。這個伴隨了自己整個職業生涯的夥計,現在也要和他分開了嗎?

    一想到這,伍晨突然也有了一點衝動,他拿起桌上的帳號卡,走出了房間,徑直朝著俱樂部的會議室那邊去了。

    無極戰隊已經開始了倒計時,在進行過最後的資產清理後,就要宣佈解散了。俱樂部此時冷冷清清,所有人都差不多料到了這個結局,哪裡還有人積極活躍得起來。戰隊解散,失去方向的並不只是戰隊選手,整個俱樂部的工作人員,都面臨著失業。

    會議室這邊正在召開著他們已經不會有幾次的集體會議。伍晨作為隊長本也是被通知去參加的,不過他推辭掉了。因為他清楚,這個會議,他這個隊長參加不參加都無所謂了。以往俱樂部的決策,都是為了戰隊的未來,當然需要聽一聽隊長還有選手的看法,而現在,是關乎結束未來的決策,隊長的意見,還需要嗎?

    管理層方面也是明白這一點,所以很痛快地准許了伍晨的推辭。於是當此時伍晨突然又趕到會議室時,所有人都驚訝了一下。

    會議正在進行中,參加都是負責各部門的頭頭。隊長,或許應該是最核心部門的頭頭,此時卻可以完全不參與這個會議,一想到這,伍晨心下又是一陣悲涼,險些有點控制不住感情,還好無極的老闆在此時開口了:“小伍是有什麼事嗎?”

    老闆的問題打散了伍晨的思維,他定了定神:“目前咱們這邊,已經有接洽的收購意向了嗎?”

    “暫時還沒有。”老闆雖然奇怪伍晨怎麼會忽然關心起這個,但對這個戰隊最值得依賴的老選手,他還是給予了清晰地答覆:“我們的意思,想再多觀望一下,如果能有主動的意向,那多少可以不那麼被動。”

    俱樂部現在也沒別的事宜了,就是集中精力把擁有的榮耀資產儘可能的價值最大化。有人主動來收,和他們主動向人去推銷,這當中會拉開的價差也是不容忽視的。

    “有人找到我這邊了。”伍晨說。

    “哦?”眾人聞聲都是一怔,隨即都挺振奮,“是哪家?”

    “興欣。”伍晨說。

    房間裡頓時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怔住。很快打破沉寂的是何安,兼任俱樂部經理一職的他,當然很有資格參與這個會議了:“興欣……他們居然還好意思找上我們……”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伍晨說道,“比賽是比賽,生意是生意。”

    “伍晨,你在幫誰說話?”何安頓時就不爽起來。

    “我只是說事實罷了。”伍晨心平氣和地說著。

    何安還想說什麼,卻被老闆伸手阻止了。無極老闆的臉上,倒沒有像何安那樣一聽到興欣就有些炸毛,但扭曲多少還是有一點的。就是伍晨,剛被葉修找上來的時候,心裡也很是憋屈了一下。

    “興欣什麼意思?”無極老闆想瞭解得更清楚點。

    “就是詢問我們接下來的打算,如果確認我們會如此的話,我想他們的收購應該是會很有誠意的。”伍晨說。

    “誠意……”何安很想嗤之以鼻一下。但是,他既然能坐到經理這個位置,在這些事上的看法當然不會那麼淺薄。但是他的理想,他的抱負,完全因為興欣戰隊被掐斷,一聽到興欣還要把他們無極原本擁有的東西都接管過去,他實在很難再理智下去。但是很顯然他自己都意識到了這一點,硬生生把自己的話給吞了,最後也沒發表看法,只是悶悶地坐在那。

    他這樣的強制沉默,卻更好的說明了問題。連他這種帶著情緒的傢伙,這種時候,卻也無法罔顧這個事實:興欣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買家。

    “他們的誠意……應該是值得相信的,但是,這支戰隊是什麼樣的家底,我們完全不清楚。剛出的電子竟技週報上倒是略有介紹,他們的老闆,好像只是一個開網吧的?”無極老闆說著。

    隨後就有其他人確認了這一說法,大家隨即就又沉默了。

    兜售東西,可不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標個價,對方愛買不買就得。這是要充分考慮對方購買力的。就像現在無極如果真要和興欣談這交易,那就需要瞭解一下對方的確切實力。這樣更容易把握住價錢的談判空間。知己知彼,做什麼事都同樣需要。

    於是對於這個可能的買主,無極老闆沒有急著安排人去接觸,反是先安排人開始著手準備工作了。

    “去瞭解一下興欣開得是什麼樣的網吧,有多少家店面,經營狀況如何,有沒有其他合作者。”無極老闆安排著。

    這時何安和伍晨互望了一眼後,最後還是何安開了口:“興欣那邊,上次我和伍晨有去過,挺普通,也不像有連鎖經營的樣子……”

    無極老闆一聽這話就又愣住了,只是很普通一家網吧的話,那有什麼資格放言要接過他們無極的盤子呢?

    無極戰隊現在是支撐不住了。但好賴是在職業圈拼過三年的隊伍,榮耀產業欣欣向榮,就算他們現在是要解散拋售了,卻也不是爛大街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揀。在座的沒有外人,心下都清楚,無極戰隊目前積累下來的裝備和材料,市價來估的話,保守也在三千萬以上。就算現在清倉大甩賣,價格慘不忍睹一點,但怎麼也不是一家網吧就可以吃得下來的吧?

    要說興欣不懂,卻又覺得不應該。那邊不是都說有葉秋大神坐鎮的嗎?看來這興欣的網吧背景只是掩飾,身後指不定有什麼強大實力在支持啊!這個,或許就不是他們可以瞭解得到的。

    “興欣那邊……應該聯繫誰?先接洽一下吧……”無極戰隊老闆考慮之後,終於做出這個結論

848

  無極戰隊這邊,清倉工作的分工倒也明確,對內的對內,對外的對外,盤點的盤點,結算的結算。

    像和興欣溝通這種事,常理來說自然是擔任經理的何安去負責,不過因為對方是興欣,何安的情緒顯得並不太好。無極老闆權衡之後,索性把這事就交託給了伍晨。

    跟隊這麼多年,伍晨也是深得老闆信任,其實要不是伍晨自己表示希望專注於比賽,兼任經理職務的也不會是何安。何安能力也是有的,但畢竟還是缺乏像伍晨這樣職業圈的歷練。伍晨這種職業的素養,是何安還比較缺乏的。

    伍晨默默地領過了任務,沒有說什麼。

    要清倉甩賣的這些東西,有他曾經用過的,也有他從網遊裡刷到的,而現在,他就要親手把這些東西徹底地交易給別人,伍晨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紀念。

    回到自己的房間,電腦已是自動的睡眠狀態。晃動鼠標重新開啟後,伍晨和葉修的聊天窗依然還擺在桌面上,伍晨直接就發了一條消息過去,給予了葉修之前直白問價一個更直白的回應:“你們準備多少錢來收購?”

    伍晨當然也沒想著對方會直接就告訴他答案,這也是一種試探,從對方回應的口氣,用詞上,來揣摩一下對方的底氣。其實照理說這麼重大的談判不應該在網絡上進行的,不過現在只是初步的接洽嘛!

    不過這兩人的初步接洽也算是火爆了,上來就是直來直去的“你多少錢賣”和“你多少錢買”的終極問題。

    葉修不出伍晨所料,是在電腦邊的,很快就回覆了伍晨的消息:“先得看看你們手裡都有些什麼。”

    “如果有合你們意的東西,你們準備全盤收購嗎?”伍晨問道。從他們的角度來說,他們當然希望一次性的全盤打包收購。但事實上這樣的情況真的挺少的,從以往出局後的俱樂部處境來看,個個都是成了超級市場。大家來轉一轉後,有需要就買。沒需要就不理。於是最後好東西被挑光,價值不好的東西放手裡發霉,最後只能是以更噁心的價錢處理給那些工作室。

    “當然不,我們窮得很!”葉修回道。

    伍晨無語,這話真假難辨,但看得出對方無意全盤收購。這樣的話,那和興欣就沒必要一上來接洽太深,無極這邊還是想等一等有沒有可以全盤接手的。

    “你們有什麼東西。能不能先看看?”葉修隨後又問道。

    “還在清點,過兩天吧……”伍晨已經開始拖延時間,事實上像一些重要的有價值的物品的資料,相關人員早交給他了,這些東西哪裡還用什麼盤點。要盤點的,都是多而雜的。能多的東西,那自然是值不了什麼大錢的。

    所有的人。都是盯著好東西買。而無極期望的,就是讓這些買好東西的人順勢也搭著買些難出手的東西出去。說實話,這個願望是好的,但想實現很難,以無極戰隊的處境,目前是比較沒有話語權的。

    “事實上,我們的需求不會太多。”葉修說道,“你應該也看到了,我們兩支隊伍的角色上相同的不多。”

    “不多嗎?槍炮師、術士。這已經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了啊!”伍晨說道。

    “槍炮師的我們不需要。”葉修回道。

    伍晨一怔。興欣那天出場的槍炮師逐煙霞,水平是相當不堪,難道那真就是一個打醬油的?

    在挑戰賽如此重要的比賽裡,居然還敢派個打醬油的上來。伍晨不由地又想到剛剛結束的這一回合,同樣上來的那個召喚師,貌似也像是個醬油黨,沒看出有太厲害的水平。

    興欣的實力難道比我們所知的還要強。所以才會這麼有恃無恐?伍晨難免如此想著。

    “所以銀裝的話,我們主要需求的就是你們那個術士的。不過你們那個術士身上,銀裝一共七件,分別的屬性我沒有太留意,總體上的提升來看。不是什麼極品。單件的話,我得看一下屬性才能報價。”葉修說道。

    “不全要嗎?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的術士迎風佈陣算上手裡銀武,一共也就是三件銀裝吧?”伍晨說。

    “倒是想都要,但沒辦法,我們窮啊!這錢都得往刀刃上花,所以得盤算得細一點。”葉修說。

    又叫窮!但伍晨依然辨不清真假。可是興欣的意向他多少已經摸清楚了,難怪對方只是區區一個網吧撐起的家當,就敢和他們無極談收購。合著人根本就不是收購來了,只是把這當小賣部,準備來買點醬油啊?

    沒錢,又想要好東西。

    這樣的買主無疑是不受人歡迎的。伍晨和興欣這邊的初步接洽至此也就差不多了,隨後又是應付了幾句,總之未露任何口風就閃人了。轉頭就把自己這邊接觸後摸到的情況和老闆那邊匯報了一下。

    無極老闆聽了自然也是十分鬱悶。這個興欣,原以為會是個不錯的買家,沒想到只不過是個難纏的小鬼。這樣的傢伙,實在不值得一開始就去理會啊!在沒有大盤收購之後,再隨便灑點米給他好了。

    初步接洽之後,無極對興欣的態度就冷下來了。本來他們被興欣淘汰就不爽呢!雖然說比賽是比賽,生意是生意,但現在生意盤子太小,那不做也罷。

    無極戰隊期待著能出現一個新買家,結果一天,兩天,轉眼三天過去了。

    三天而已,但此時的無極戰隊卻是心焦無比。三天了,沒有任何一家戰隊主動和他們聯繫過,來找他們的全是那些真心趁火打劫的工作室,這些傢伙收購這些不是自用,而是為了倒賣,當然是往死裡壓價,是比興欣還要討厭的存在,無極戰隊忍著沒有怎麼理會。可是心裡卻也開始忐忑:他們不會最後所有的東西都砸這些工作室手裡吧?為什麼除了興欣就沒有俱樂部主動找上來呢?這是在有意抻他們嗎?

    只有興欣,三天裡還是熱情依舊。君莫笑時不時就跑來找伍晨念叨兩句。誠意看起來挺真實的,但問題是買賣力度偏小,無極有些看不上啊!

    這一天,伍晨上了QQ後,又是看到君莫笑給他的留言,卻是一語點破了他們目前的處境。

    “怎麼樣,有沒有人再找你們收購啊?”

    “當然。”伍晨哪肯說實話。

    “不會吧?”君莫笑這邊,一個微笑的表情,讓伍晨從中讀出了自信。這個傢伙,怎麼就敢這麼肯定。

    “你看。”結果不等他問,對面已經幫他分析上了,“你們戰隊的家底,豪門是看不上的,你承認吧?”

    “承認。”伍晨說。

    “和你們差不多程度的隊伍,需求卻也不是那麼緊迫,所以,他們可以慢悠悠地等你們跳樓大甩賣,沒理由這麼早就來叫價吧?”葉修說。

    “……”伍晨無語,這點倒和他們猜想差不多。那些個俱樂部,確實都沒有什麼要緊的需求,所以並不著急,有意在晾他們。

    “所以真能對你們的東西需求比較迫切的誠意隊伍,那只能是基礎很差,特別希望能立刻強化自己的。”葉修說。

    “嗯……”伍晨不得不承認。

    “這樣的隊伍,說實話,挑戰賽裡更多一些。”葉修說。

    “挑戰賽……一般的隊伍恐怕也接不起。”伍晨說。

    “接得起也不會接。”葉修回道。

    “為什麼?”伍晨一怔。

    “因為有嘉世。”葉修說。

    伍晨再一怔,但瞬間就又明白了。

    嘉世,又是因為嘉世。嘉世的這次出局,真得給很多人製造了困擾。就拿挑戰賽來說,一下子變得沒了懸念。這種背景之下,砸錢強化隊伍變得沒有意義。因為花錢也不會給成績帶來什麼改觀,遇到嘉世,還是以卵擊石。

    相較之下,同處在挑戰賽裡,興欣這樣肯花點錢繼續強大自己的隊伍,是多麼的有出息有鬥志。

    “會全盤接手你們隊伍的人,我覺得你們就不要想了。正經功夫,還是快把有可能成為你們交易對象的戰隊職業分門別類一樣,有的放矢地去推銷吧!”葉修說。

    “……”伍晨繼續無語著。

    “但在這之前,你們不得好好珍惜一下像我們這樣願意主動求購裝備的人嗎?”葉修隨即又說。

    “目前來說,我們更記得你們是給我們致命一擊讓我們走上這結局的人。”伍晨很誠實地回了一句,雖然老闆有安排他跟興欣接洽,但他知道說完全沒有情緒,那是不可能的。這不,一看興欣可能接手的東西完全不多,根本就是把他們當超市逛來了,頓時老闆就對興欣不再理會了,多少也就是在負這口氣。

    “何必呢……”葉修說著。

    “不過你提醒了我這麼多,我忽然想到還有一家戰隊,接手我們的可能性相當高哦!”伍晨說。

    “你是說義斬戰隊嗎?”葉修問。

    “不錯。”伍晨回道,對方會猜到他不意外。只要有點榮耀圈經驗的人,都會知道,這種新申請加入聯盟的隊伍,都會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買家。義斬戰隊,也並不如伍晨所說是他剛想到的,事實上這一時是他們正在關注的頭號目標。

    “義斬戰隊啊……不錯呢!”回覆中,又帶上了一個微笑的表情,伍晨從中頓時又讀到了那種自信。這個傢伙,這是在笑什麼?

849

 伍晨感覺君莫笑這個微笑的表情中有詐,但又沒法直接去問。鑒於剛剛是提到了義斬戰隊,當然也就從這個角度去推想了。而後很快,伍晨就意識到了這雙方的關係。

  就不說太早之前義斬藉著君莫笑是不是葉秋一類的話題賺眼球了,單就現在,神之領域裡,君莫笑和義斬天下以及另外幾個公會有一個同盟軍,搶BOSS搶得蒸蒸日上,這又不是什麼秘密。

  無極戰隊是比較弱小,但是決心要走職業這條路的,那都需要有一定的網遊公會根基。無極戰隊在網遊裡同樣是有公會勢力的,同樣也辛苦地在各條戰線上刷取著各類材料。只是神之領域野圖BOSS這一最高端的戰場他們有些插不進足,但多少還是會留意的。

  伍晨這樣前前後後一想,這興欣,和義斬,好像關係非淺啊!就算曾經沒關係,這麼一段處下來,也得有關係了。再有甚者,這興欣戰隊,說得好像真是網吧裡走出的草根一樣。但你看人家隊伍選手的成色,退役大神葉秋,遠古大神魏琛,冠軍隊離隊選手喬一帆,還有新區開始接觸榮耀,現在水平就已經甚比職業級的天賦新人。這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哪裡像是一家網吧草根了。

  或許,義斬才是他們的真正後台。義斬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一次搞起兩支戰隊,一支申請加入聯盟,一支卻去走挑戰賽。到時候聯盟中兩支隊伍由自己掌控,那肯定是超級無敵的一種優勢啊!

850

  無極戰隊看清了形勢,接下來的談判進展就極其順利了。伍晨這邊,非常從容地一改之前對興欣這邊的冷淡,開始主動攀談詢問興欣的需求。

---

  今次找上無極戰隊,葉修一開始就沒打算接手多少,就是奔著自己的需求去的。術士裝備是他的主要目標,除此有一些後來發現的新需求材料,當然也可以看一看無極這邊有沒有。

    因為義斬這個強力後台,無極對興欣這邊開始客氣起來,葉修也沒有罔顧對方的熱情,開始更加熱情地打問無極目前各種物資的狀況。

    伍晨畢竟是統帥戰隊征戰的隊長,這些後勤物資,無非也就是平時在俱樂部耳濡目染強行灌輸下來的。他以為自己已經足夠清楚,結果葉修這一細盤問起來,伍晨最多的回復就是:「你等會,我看看啊……」

    如此千辛萬苦,折騰到最後,術士利奧波特身上七件銀裝,葉修只看中了三件:披風、腰帶、鞋。

    當然,這個看上說是葉修,其實是魏琛才對。魏琛是資深老選手了,自有體系,用不著葉修幫他操心。伍晨以為電腦對面只坐著一個葉修,其實哪知道還多著個老奸巨滑的魏琛。他以一對二,談判幾天沒白了頭已經算是表現不錯了。

    「怎麼只要這三件,另外四件也相當不錯啊!其實就是利奧波特這角色本身也是非常強力,4840的技能點,放在職業圈裡也相當不錯哦!」伍晨苦口婆心地推銷著。他現在已經完全進入角色了。因為知道隱藏在興欣之後的義斬才是大頭,所以無極戰隊近期的工作重點其實已經放在研究義斬上了,觀察義斬那邊的角色狀況,估算他們的需求,從面了解自己手中所掌握的談判籌碼,所謂知己知彼,就是這樣做的。

    義斬那邊因為沒有術士,所以利奧波特的銀裝恐怕義斬是看不上的,所以現在伍晨特別想把這全兜售給興欣。別說裝備了,最好是連角色利奧波特也一起收下。

    「呵呵,4840?我們的迎風布陣技能點有4920,這種事你以為我會到處亂說嗎?」葉修說。

    「4920!!!」伍晨驚訝。4900點一直以來都被視為技能點的臨界值,一直沒有角色突破。但就在上賽季的季後賽中,輪回強勁的發揮,就有人注意到他們角色實力上的提升。後來輪回方面已經親手承認,他們的角色目前技能點都已經突破了4900。

    臨界值已被打破,但那是上年的冠軍隊,這興欣一個破草根,也有技能點4920的角色,這戰隊到底有著怎樣的來頭啊!

    「沒錯,4920,所以你看,你們的角色我們完全是無用的,你就別打這主意了行嗎?就要披風、腰帶、鞋,三件。」葉修說。

    「好吧……我先記下來,我們再談其他吧!」伍晨已經有點無力了。就這術士身上的裝備,就來回扯了有三天了,可這並不是興欣唯一的收購意向,還有其他呢!

    「你那天給我的材料清單,我們研究過,我覺得有點問題……」談判的扯皮,都是從「有點問題」開始的。

    整整歷時一周,無極和興欣總算是達成了協議。術士利奧波特身上的三件銀裝:罪悔兜帽、披風無盡哀痛、魂靈短靴,最終以50萬的價格交易給了興欣戰隊。

    除此以外,葉修提供的一份材料清單,最後又是因為無極方面的這個沒有那個不夠數,幾經調整後,完成了一筆20萬的買賣。興欣對無極戰隊的趁火打劫到此也就結束,總支出70萬,得到了非常滿意的回報。三件拿來即可用的術士銀裝不說,20萬的材料,那又是很多裝備的基礎。

    「比較遺憾,你們戰隊和我們的需求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點。」達成協議以後,葉修這還心有不甘地和伍晨說著。

    伍晨一人單挑兩個榮耀老骨灰,早都筋疲力盡了,隨便發了個表情回應著。

    「接下來呢,你有什麼打算?」葉修消息道。

    「差不多該吃飯了吧?」伍晨掃了一眼電腦屏幕右下角的時間。

    「我是說你的榮耀生涯,有什麼打算。」葉修說。

    伍晨一怔,葉修突如其來的私人問題,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無極戰隊的所有選手,此時貌似都已經有所打算了。尤其何安,伍晨有聽說貌似還有聯盟內的職業戰隊對他感興趣呢!

    可是自己呢?伍晨真的不知道。他的榮耀職業生涯一直是和無極在一起的,無極去哪裡,他就去哪裡,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無極戰隊沒有了的時候,他該如何是好。直到現在,這個事真的發生了,伍晨發現自己其實一直在回避這個問題,這些天的積極忙碌,同樣也是在防止自己想到這些事。

    無極戰隊就要沒有了,自己該怎麼辦呢?伍晨想著,目光四下游走著,這個熟悉的空間,不用多久自己就需要搬離了,從此以後,恐怕再也沒機會回來了。

    「還准備繼續當職業選手嗎?」

    屏幕上,又跳出這樣一行字。

    職業選手嗎?伍晨突然記起來了,自己對未來也不是沒有打算的。無極戰隊出局的時候,他沒有離開,他想得是能和戰隊一起再重返聯盟,然後再高高興興地打上一個賽季,自己也就差不多了。

    他如今已經滿25周歲了,在電子競技選手中已算高齡。雖然近些年榮耀的競技選手壽命不斷延長,25歲也完全可以再打一打。但伍晨畢竟不是什麼厲害人物,他清楚自己的斤兩。原本水平就不算一流,現在年紀大了,反應越來越遲鈍,手速越來越慢,職業這碗飯,怕是吃不下去了。

    偏偏他又不是什麼有名的人物。那些退役的明星選手,有好多依然在榮耀這個圈中找到了立足之地,可是對於他來說,也許從今以後和榮耀的交集,就是每天下班之余,在網游裡娛樂一會,順便回憶回憶自己曾經也是職業圈的一員吧?

    這樣的日子,真有點無趣呢……

    伍晨想著就有點出神,過了好一會才留意到,屏幕上的聊天窗裡又多了一行字:「不想離開榮耀的話,也不一定非要當職業選手哦!」

    「我還能做什麼?」伍晨情不自禁地回了一句。

    「我們這邊的公會還是比較缺人的。」葉修回復。

    公會?網游公會嗎?

851

 職業選手退役以後,直接內部消化,在俱樂部的某個部門任個職,這是常有的事。通常這樣的機會會給一些勞苦功高的戰隊忠臣,或者是確實很有能力勝任這項工作的。

  伍晨對自己的未來,原本也有著這樣的期許。他對無極這支戰隊真的很有感情,希望永遠不離不棄。但現在,一切都已成空,無極即將不復存在,又哪裡還會有這樣的工作機會?

  伍晨現在在站的最後一班崗,都已經不是他這個隊長份內的事了。如果以職業選手的身份,這個時候就選擇離開,戰隊已經不會有什麼意見。但是,離開又去哪裡呢?伍晨還在茫然,在逃避。而現在,葉修突然就給了他一個選擇。

  公會嗎……

  伍晨當然清楚,公會別看是建立在網遊之內,和其他玩家建立的公會也沒什麼區別,但卻是一支戰隊可以成功的重要根基。負責公會的人員,那也肯定是俱樂部管理層的核心,重要性和其他部門相比一點也不含糊。

  但是說實話,伍晨期待的,就是和無極這支隊伍一直發展下去,如果換一家戰隊的話,這些事對他來說都有些意興闌珊。他已經習慣把自己和榮耀有關的一切都和無極捆綁在一起了。

  可是,現在他是真的沒法捆綁,這個殘酷的嚴實,讓他也不能不做一些真實的考慮。相較之下,如果能繼續在榮耀這個圈子裡吃榮耀這碗飯,這依然是首選。不過伍晨只是一個小人物,職業圈的各大戰隊,恐怕不會給他這樣的工作機會,也就是興欣這類新生的戰隊了。

  但是興欣畢竟是最終導致他們無極解散的罪魁禍首,伍晨雖然理智,但在情感上,讓他突然就去給興欣效力,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正準備打字回絶,聊天窗裡卻又跳上來一句:“一起白手起家,這種感覺很好的哦!”

  伍晨的心突然又開始跳了。曾幾何時,無極戰隊就是這樣,從無到有,從選手到角色,一點一點建立起來的。雖然他們的戰績一直挺慘,但是他們一直沒有放棄過努力,雖然最終他們失敗了,但是那段回憶,現在想起來依然特別美好。

  有點期待呢!

  伍晨心動了,他清楚,這樣的機會,不會太多。現在他是正巧趕上了,否則以他默默無聞的地位,恐怕不會有什麼人想到他。

  “你考慮一下吧!”屏幕的那一端,看伍晨一直沒有回覆,沒有催促,也沒有問他在不在,只是把要說的話一句一句地留了下來。

  “好……”伍晨最後回應了一聲後,那邊發了一個搖手再見的表情,就此不見了。

  伍晨陷入了對自己個人前途的思考,無極戰隊方面,在和興欣完成交易後,與義斬戰隊也順利接軌,開始了談判。

  這是包含了無極戰隊目前最大期許的談判,無極老闆直接親自上陣,所有工作人員都是圍繞著這件事在群策群力。

  日子又一天天過去了,無極戰隊和義斬方面,終於達成了最終的協議。義斬也沒有大包大攬地把無極戰隊的盤子全部接走,但是1000萬的價格,接下了約有50%的物資,這讓無極戰隊最終感到挺滿意。

  價錢對照普通市場來說,確實是低了不少。但他們是要解散的隊伍在甩賣,這些能賣個1000萬已經不錯了。無極戰隊又不是什麼金字招牌,真要是豪門戰隊,別說物資了,整個隊伍都有人會接手也說不定,有品牌效應呀!

  和義斬戰隊這交易一放,無極上上下下心中的那塊石頭就算是真落地了。再接下來的東西,也就不是很計較了,無極戰隊開始主動出擊,四下兜售。而和俱樂部內部人員的結算,也已經開始。工作人員一個一個離開了,職業選手也一個一個地離開了,最後一個是伍晨,和其他人不同,伍晨的結算,是無極老闆親自為他處理的。

  偌大的戰術會議室,此時空蕩蕩的只剩老闆一人。伍晨進來的時候,看到老闆呆呆地站在電子投影幕前,仰頭看著那面牆上掛著的無極隊徽。

  伍晨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走了過去。老闆察覺到他到來,根本沒做什麼禮貌的客套,兩人本就已經是多年的老朋友。

  “你看這隊徽,是不是有點歪?”老闆沒回頭就對伍晨說起話來。

  “怎麼會,那是三角固定的,不可能活動。”伍晨看也不看就答道。那個隊徽,是他們戰隊搬來這裡時,他親手裝上去的,再清楚不過。

  “哦,是嗎?”老闆聽後又是歪著頭看了一會,“那大概是我眼花了。”

  伍晨沒有回答,老闆回身朝著桌邊走去,一邊問道:“今後有什麼打算?”

  “還沒想好,你呢?”伍晨問。

  “我?如果有一天,再有機會的話,我還想再組建一支戰隊。”老闆說。

  “還會叫無極嗎?”伍晨笑道。

  “那當然。”老闆說。

  “那一定記得留給我一個位置。”伍晨說。

  “那是肯定的。”老闆也在笑。無極戰隊的歷史並不長,但也是幾經變遷,唯一沒有變過的,或許就是隊名,隊徽,還有眼前這位忠誠的老隊員。

  “就怕那時我已經打不了比賽。”伍晨說。

  “那不怕,戰隊需要的,也並不全都是職業選手,以你的能力,能在很多位置上為隊伍做出貢獻。”老闆說道。

  “嗯……”

  伍晨若有所思地應了一聲,老闆留意到他的神色,頓時有所推測:“已經有戰隊邀請你做這方面的事了?”

  “對。”伍晨點點頭,他沒有必要隱瞞。

  “讓你做什麼?”老闆問。

  “大概是公會方面的事。”伍晨說。

  “去吧!很適合你。”老闆很肯定地點著頭,他當然清楚伍晨這方面的才幹,要不是尊重伍晨自己的意見,現在兼任著俱樂部經理的人本該就是他。

  “邀我的,是興欣。”伍晨苦笑了一下。

  老闆微一怔,顯然對這個答案也意外了一下,很快皺著眉道:“興欣啊……這個可不太好,他們現在就是支挑戰賽隊伍,但本賽季挑戰賽裡有嘉世啊!最終沒有出線的話,他們這支隊伍還會不會有延續性呢?這點我覺得你應該先弄清楚。”

  老闆只是從興欣的發展前途方面和伍晨溝通了一下,卻絲毫沒有提及這個隊伍對於他們無極戰隊的特別意義。伍晨瞬間理解了老闆這一表態,嘴上說了的,是明面的,沒說的,卻也等於是在告訴伍晨:那些東西你完全不要去介意。

  “好的,我會考慮清楚的。”伍晨笑道。

  “那就好。”無極老闆點頭笑道,他明白伍晨已經清楚了他的意思。

  “戰隊的處理,這些天就已經差不多了。”無極老闆話鋒一轉,開始談他們這邊的公事,“目前接到的這些意向,能談成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了。再接多的也沒什麼意思,時間的損耗人力的損耗都算不過來了。所以我想,如果有多餘的東西剩下來,這些東西,就都留給你吧!”

  “我?”伍晨一怔。

  “找一支好戰隊,和他們一起好好的經營下去。”無極老闆拍了拍伍晨的肩膀。

  這一瞬,伍晨再度明白。老闆之前說有朝一日再建戰隊,真的只是想想罷了。眼下這種交付,更像是讓伍晨承載著他們無極最終的東西,繼續在榮耀這個圈子中走下去。

  “都交給你了。”無極老闆伸出手來,伍晨怔怔地伸手和他握住,老闆重重握了一下,點了點頭:“我還有點事,先離開了,東西都在那邊……你,加油吧!”

  老闆離開了,會議桌上那一堆東西,伍晨走過去一看,除了每位選手結算該有的東西以外,還有兩個精緻的卡盒,上面各有一個雕琢上去的文字,一個是“無”,另一個是“極”。打開兩個卡盒一看,裡面是滿滿的帳號卡,最上面的,他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他用了數年,前些日子剛剛交回俱樂部的角色:槍炮師曉槍。

  甚至其他帳號卡,除了直接交易出去的幾個職業角色,餘下多是公會那邊的。戰隊都要解散了,無極公會的存在,當然也沒太大意義。

  真的只能如此了嗎?

  望著老闆離去,半掩著的房門,望著那面牆上端正掛著的隊徽,伍晨最後一次深深地嘆息了一次。

  兩天後,h市,興欣網吧。

  伍晨一手拎著他的行裝,另一手捏著一張紙片,仔細對照一番,確認就是這個地址無誤後,邁步走了進來。

  網吧人聲鼎沸,熱鬧非凡。在興欣戰隊擊敗無極,引來了電子竟技週報的報導後,興欣網吧的生意一下子也熱絡起來。而這一次,來的可就不再是什麼打臉黨了,而是真的對興欣這隊伍有些好奇,有些期待的人們。

  這網吧氣氛一變,陳果也樂意經常回來轉轉,以她的性子,頓時和一些特別期待他們興欣的人混得離絡起來。

  此時的陳果,正趴在收銀台裡清點這個月的流水,戰隊成績出彩,她高興;網吧生意好,她當然也會高興。正心中雀躍呢,就聽頭頂上一個聲音。

  “興欣戰隊是在這邊嗎?我叫伍晨,聯繫過說今天過來的。”

852

 陳果聞聲一抬頭,兩人都是微一怔。他們不是第一次見,上次伍晨跟著何安一起過來拜訪興欣的時候,陳果就有和葉修一起接待過。

    “你好。”陳果點頭朝伍晨招呼了一下,作為老闆,她當然已經知曉伍晨會來加入他們。

    以陳果辦事之雷厲風行,伍晨當然很快就被引薦到了眾人面前。

    “這位是伍晨,就是之前和我們過手的,無極戰隊的隊長。”陳果向眾人介紹著。葉修最近一段和伍晨網上聯繫不斷,但對於其他人而言就多少有些過去式了。現在挑戰賽第三輪都已經戰罷,興欣輕鬆滅掉了一個普通的玩家隊。興欣吸引到的關注者又多了一些,並且在連續兩期的賽後電子競技週報上都得到了一句話的報導,待遇堪比嘉世。

    “大家好……”伍晨和眼前從電腦後邊站起的人打著招呼,除了葉修,其實都不認得,伍晨正在心中思量哪個是哪個。

    第一眼判斷出來的當屬魏琛了。畢竟他那超凡脫俗的年紀在這群體中一看就特別邊緣,隨便就能對上號了。至於其他幾個,伍晨卻拿捏不準。但還沒等他去問呢,葉修已經帶頭鼓掌,口中一聲吆喝:“大家歡迎。”

    嘩啦嘩啦……

    大家響應著,掌聲還算熱烈,不過這樣一來,那個手沒動彈的莫凡就顯得有些另類了。伍晨雖然不是會計較這些的人,但也忍不住瞅了這傢伙一眼。結果人是根本看都不看他的,在這樣大家鼓掌他另類的局面下,依然心安理得地擺著電腦。

    “歡迎你伍晨同志!”葉修這時走上來和伍晨搖手。

    “葉秋大神……”伍晨有點哭笑不得。這些天在網上和名為君莫笑的qq流很多,初時拿捏不準,但後來基本已經可以肯定那人就是葉秋了。但是,這人如果是葉秋的話,那麼比賽中的君莫笑作者又是誰呢?如果還是他的話,那是犯規啊!那無極戰隊淘汰得就有些不應該了啊!

    結果下一秒葉修已經給了他答案:“呃,在這裡我叫葉修。”

    “葉修?”伍晨有些茫然。

    “這個說起來比較話長,向你待一下呢,就是讓你不要以為我是在用君莫笑代打,事實上我就是君莫笑的報名者,但我其實不是葉秋,這樣說你明白了嗎?”葉修說。

    “我完全不明白!”伍晨語氣特別肯定。

    “遲早會明白的,先不說了,先來給你介紹一下大家。”葉修說。

    “還是先說一下吧!”

    “這位是魏琛,許多年前是藍雨戰隊的隊長,你可能聽說過。現在用術士迎風佈陣。”葉修說。

    “久仰久仰……喂喂喂!”伍晨焦頭爛額,一邊不想在被介紹的人之前失禮,一邊卻又還要想向葉修追問一下剛才那個話題。

    “這個是唐柔,寒煙柔的作者。”葉修完全沒聽到那三聲“喂”一樣。

    “你好……”大美人在前,伍晨的注意力難免分散了一點點,沒來及繼續糾結那個問題,葉修已經又一位了。

    “這是包榮興,我們叫他包子,包子入侵的作者。”

    “你贏過我。”包子特別坦地說了一句。

    這頓時讓伍晨以為這傢伙對自己耿耿於懷,少不得得多說幾句:“比賽總是會有勝負的……”

    “這位是喬一帆,一寸灰的作者。”葉修卻已經介紹到下一位了。

    “你好。”喬一帆禮貌非常。

    “你好。”伍晨望著喬一帆,這就是微草冠軍隊出身的那個少年嗎?

    “還有那個是莫凡。”隨後介紹的是莫凡,葉修也就是搖手一指,根本沒帶伍晨過去打招呼。伍晨這時也理會到那是個怪人,目光轉過的時候,看到莫凡此時被點到名後總算是扭頭看了他一眼,伍晨點了下頭,道了聲“好”,結果人的頭早已經轉回原位了。

    這人真怪……伍晨心下想著,頓時又把追問葉修葉秋一事給暫忘了。

    “還有兩位,安文逸、羅輯,是我們的牧師小手冰涼和召喚師昧光,兩人都還是在讀的大學生,所以沒有跟我們在一起。”葉修說道。安文逸在淘汰了無極戰隊後不久就已經返校了,這樣長期不在校當然也不是個事。

    所有人都被介紹過了,但葉修的嘴還不停,接著就給伍晨介紹起了他的工作:“公會這邊呢,雖然我們在神之領域的野圖波ss爭奪這個高端領域成果不錯,但在基礎方面底子還是非常非常差的。在普通區也僅有第十區有一點點勢力,神之領域這邊才是剛剛起步,你肩上的擔子很不輕啊!你有什麼能盡快打開局面的好建議沒有?”

    提問了,伍晨當然只好順勢回答:“我這裡有一批帳號卡。”

    “帳號卡?”葉修一怔。

    “是我們無極戰隊的。”伍晨說。

    “哦,賣完裝備的空號嗎?”葉修猜道。

    “有些是,有些不是。”伍晨說。

    “嗯?”

    “比如在十個普通區,都各有一個帳號卡。”伍晨說著,“是我們無極公會的會長號。”

    此言一出,葉修發呆的時間都有點長了。這個打開局面的方式,未免太霸氣了吧!直接就是一批現成的公會送到手上了,這種天上掉餡餅的美事,居然真的就發生了?

    擁有了一批公會帳號卡,等於就擁有了一批公會。而且這是職業戰隊留下的公會,體制肯定是十分健全,興欣現在要做的主要工作,就是淘換公會玩家,把成員都變幻成興欣的支持者,然後就可以積極地運轉起來了。

    而這樣一來,現在比較讓煩惱地就是這一下子就十個公會,這該給誰來去管了?像俱樂部的話,這每個普通區的會長地位可也是不輕的。畢竟普通區也在向戰隊輸出著大批的原材料。尤其55級以下,這部分材料神之領域根本沒有啊!只能從普通區裡產出。

    “神之領域的會長帳號卡,也有兩個。”伍晨接著給興欣增加煩惱。

    不過再怎麼說,這煩惱也是幸福的,葉修回過神的時候,陳果也早意識到伍晨帶來了多麼美妙的東西。不過正因為這東西價值很多,輕而易舉地接受過來就顯得不現實也不妥當了。陳果還是小心翼翼地多問了一句:“這些,都可以拿來我們用嗎?”

    “不如葉秋大神先說說葉修葉秋那事?”伍晨總算把話題又繞回去了。

    “唉,你真是!好吧!簡單來說,葉秋是假,葉修才是我的真實身份,明白了嗎?”葉修說。

    終於,發呆地留到伍晨了,話雖短,但信息量極大啊!這裡面包含著多少隱密多少內容?伍晨不知道自己再追問是不是合適。但至少他可以明白,這麼一來,葉修或是葉秋作君莫笑肯定就不存在違規了,雖然這多少有鑽空子的嫌疑。但是,興欣這邊確實有葉秋一個強大的存在,就算直接用葉秋報名,好像也不違反什麼規則吧?所以說,無極輸,在這方面找理由那有些沒意義,更何況現在無極已經徹底解散了。

    不再糾結這事的伍晨,隨即也就轉回了他帶來的許多帳號卡的問題。伍晨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打開了自己的行李箱,從裡面鄭重地拿出了那兩個標有“無”與“極”的卡盒,這兩個卡盒中,裝載著的就是無極剩餘的一切了,而現在,它們終於也要找到它們的最終歸宿了。

    已經意識到伍晨要做什麼的陳果,都有點緊張了。她就那樣眼睜睜地看到伍晨把兩個卡盒拿到了他們面前。

    “讓興欣繼續壯大下去吧!”伍晨說著這話的時候,目光卻是停留在卡盒上,停留在卡盒上的那兩個字上。

    陳果多少有點領會到伍晨的心情了,這,是對無極所未完成的理想的一種寄託吧?陳果沒有去接那兩個盒子,反倒是一推手,把兩個盒子又推回到了伍晨的面前:“讓我們一起讓興欣繼續壯大吧!”

    伍晨一怔,似乎沒想到對方會這樣說,會這樣做,莫名得就有一些感動了。

    “是的,讓我們一起……”說著這話的時候,伍晨覺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幾年前,那個時候,他和幾個榮耀好友,在無極老闆的撮合支持之下,一起建立起了無極戰隊。那一年的夏天,他們也曾這樣說過:讓我們一起變得更強。

    伍晨沒有想到,到了今時今日,他居然又一次和一群人一起,準備為這句話而努力奮鬥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多餘的表態,已經沒有必要了。

    “現在人手還比較匱乏,大家都要辛苦點了。”葉修說得還是比較實際的。

    “呵呵,這種辛苦,總比得一窮二白要來得好。”曾經有過白手起家經歷的伍晨,對眼下這樣的條件保持了極大的樂觀。

    “說得好,伍晨同志一看就是非常值得信賴的。按照挑戰賽的規則,雖然無極戰隊已經淘汰,但是無極戰隊的選手卻還擁有一次註冊機會。下一輪之前,你也申請註冊成為興欣戰隊的一員吧?”葉修說道。

    “這樣啊,也可以。”伍晨稍怔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了。他的水平,應付挑戰賽裡絕大多數對手那都是綽綽有餘的,雖然他的角曉槍現在已經近乎空號,不過他所能應付的對手,本也就不需要他靠裝備去欺負。

    “這樣隊裡就有兩個槍炮師了。”伍晨卻沒忘逐煙霞的存在。

    “以後還會有更厲害的呢!”陳果笑。

    “哦?是誰?”伍晨疑。

    陳果望向葉修,葉修一點都不含糊地回答道:“沐雨橙風。”

1029

 出場陣容都是賽前就定好上交,所以不可能是此時臨時更改。由此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蘇沐橙,作為嘉世陣中的第三號全明星選手,卻沒有被列出團隊賽出場名單。由此可以看出陶軒對蘇沐橙有著很深的懷疑。團隊賽他沒有挾持蘇沐橙的手段,索性就把她踢到一邊去了。

    「準備好了嗎?」興欣這邊,葉修說著,只是他的話,不是面向全隊,卻只是面向某一個人。

    「好了。」選手席中的一人點了點頭,跟著,站起了身。而這時,現場對雙方出場選手的介紹,正好輪到嘉世。

    伍晨,槍炮師,曉槍。

    當現場抑揚頓挫地迴蕩起這一介紹的時候,嘉世戰隊朝前行前的步伐整個都停頓了一下。

    不只是他們,現場的觀眾,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一怔。

    無論嘉世還是興欣,對於一路追看比賽的觀眾而言都是耳熟能詳了。但是伍晨……這個人確實是興欣戰隊報名名單上的一員無疑,但是在線下賽裡,他根本就沒有過任何一次出場紀錄,而到了決賽,最關鍵的時候,竟然就要登場了?

    現場聽不到掌聲。

    一個從未登場過的選手,也不是在曾經給過大家無限期待的選手,他的出場,帶給人們的只有莫名,而不是萬眾矚目的期待。就連轉播解說裡,潘林和李藝博也在瘋狂吐槽興欣這一出陣。他們可算是從對蘇沐橙的問題無所適從中釋放出來了,伍晨這一安排被他們各種分析,最後總結出來的大多是不看好。

    「面對嘉世興欣太困難了,所以想出奇兵,但是這麼一個沒有經歷過比賽磨合的選手,就這樣出現在決賽場上,還是太冒失了。過猶不及呀!」李藝博如是分析著。

    與此同時,雙方選手已經各自走向了比賽席。

    興欣戰隊,出戰隊的選手是,葉修、唐柔、包子、喬一帆、安文逸,以及伍晨。

    魏琛和孫哲平兩位老將都並沒有在團隊賽再上陣。孫哲平是因為有手傷,不可能打太多比賽。而魏琛,年紀過大這一無法繞過的事實,讓他精力確實有限。平時在網遊這一點並不明顯,通宵刷怪什麼的他也和年輕人一樣精神抖擻,但是高水平的激烈賽事,他的精神卻明顯要比任何人都下滑得快。線下賽一路殺來,興欣也打過好幾場硬仗,勞苦功高的魏琛,越到後期越覺得體力不支。

    擂台賽的原本安排,魏琛將有可能面對孫翔,如此硬仗,會給魏琛造成多大的損耗無法預料,所以在這最終決賽的安排中,擂台賽有上場的魏琛,就沒有再被列入團隊賽。最終的事實魏琛雖沒有對上孫翔,但全明星級別的肖時欽依舊是一個極難纏的對手,這種考慮損耗的安排,到底還是派上了用場。

    除此興欣完全沒有露面的就是羅輯了,水平確實略遜,在這最關鍵的一戰中,當然不可能還讓他上去鍛鍊。

    最大的意外,就是伍晨。

    經過這麼一番分析,伍晨的出陣,又好像不是什麼奇兵,而根本是興欣的無奈之舉。

    伍晨默默地走在興欣的隊伍中,對於此時他引發的各種熱議絲毫不知。作為在挑戰賽中沉淪過數個年頭的無極戰隊的選手,伍晨已經很久沒受到過這種關注,甚至是在職業圈中,他也沒有受到過這樣的重視。

    他,在諸多的職業選手中,水平並不拔尖。

    但是他也一樣有理想,一樣在為此不懈地追求著。這一戰,說實話,伍晨準備了很久,甚至太久,他一直期待著能無極戰隊邁過這一關口,重返聯盟。現在無極戰隊已經不存在了,而他心存的那個理想,卻還沒有完全熄滅。

    通過挑戰賽,回到聯盟!

1042

 王澤正琢磨著自己似乎應該搶先去救織影,肖時欽這邊也正好給出了指示。他自然義無反顧地丟下曉槍連忙朝這邊攻來了。

    結果這下反倒是伍晨不干了,曉槍開始朝王澤的神槍手發動猛攻,甚至不惜貼上身來阻擋。

    槍炮師可是沒有神槍手那麼多的體術技能。和神槍手貼身那是擺明了送上門的便宜。但此時是佔便宜的時候嗎?當然不是,王澤急不可耐地就要甩開曉槍,但此時伍晨不管不顧,玩了命地就要纏住他。

    是的,他只是一個非常平庸,甚至說比較差勁的職業選手。在自己的戰隊解散以後,他就已經失去了飯碗。他年齡也不算小,水平又不算高,哪裡還會有真正的職業戰隊會接納他。會接納他的,大概也就是一些根本吸引不到職業選手的草根隊吧!

    結果他還真就來了一支草根隊。

    興欣,這支在挑戰賽中淘汰了他們。導致他們戰隊解散的罪魁禍首。本該是讓他無比痛恨的戰隊,偏偏向他發出的召喚。

    伍晨接受了。他實在也不能過早地離開榮耀,只不過到了興欣以後,他的主要職責不再是需要上場比賽的選手,這未免讓他有些遺憾。雖然水平並不高端,但是職業選手期待比賽的心情,從來不是以水平高低來衡量的。

    好在興欣在挑戰賽中也給他報了名,這讓他一直也在期待著機會。他希望更多的出現在比賽上,但是他之前也沒有想到過,興欣會將挑戰賽最大的舞台留給他。當葉修告訴他挑戰賽的決賽需要他上場時,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確認了這是事實後,他難免有所疑問。因為興欣雖是草根,但伍晨總算清楚,他的水平在這支草根中都算不上出眾。大神葉秋完全不值得他去比較,就算那些個新人,所擁有的潛力也更值得戰隊去依賴。

    為什麼會是我?

    伍晨疑惑過,葉修卻也坦然相告:因為伱是槍炮師。

    原來是因為自己的職業。

    這種理由,或許會讓很多人失落,大家都更希望別人看到了是自己本身的才能。但是伍晨沒有,才能?榮耀圈他也混了這麼多年,自己有多少才能他早已經審視清楚,憑才能,自己完全沒理由在這樣重要的場合登台。

    是因為職業,這個理由不是很美好,但是,也很足夠。伍晨感謝自己一直所喜愛的職業,能在最終還給他帶來如此的幸運。伍晨清楚,這場比賽,或許就將是他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正式比賽,而這個舞台,已經是他所能爭取到的最大的了。

    挑戰賽的決賽,對手嘉世!

    伍晨興奮過,也緊張過,為了這一場比賽,他付出全力去訓練,去符合戰隊的需求。戰隊需要他做什麼,葉修已經清晰無比地告訴他了,而他一直就是朝著這種需求去練,終於,比賽來了。

    自己發揮的……應該還算不錯吧?

    迄今為止,發揮小心謹慎的伍晨,對於自己的表現還算滿意。現在只要擊殺了嘉世的牧師,這場比賽勝負的天平就將徹底傾斜了。而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嘉世第六人到陣,要從他所在的這一區域突破,要去營救他們的牧師。

    不!這絕不允許!

    整場比賽都極度小心翼翼的伍晨,在這一刻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他用著根本就不該出現在槍炮師這一職業上的打法,牛皮糖一樣地要去貼住這個神槍手。他的腦中已想不到太多,他只知道一件事,阻止這個人,這場比賽他們就有可能贏得勝利。


來源:原著-全職高手by蝴蝶藍

25 Dec 2014
 
评论
 
热度(8)
  1. NO NAM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囤资料
    谢谢整理~~
© 囤资料 | Powered by LOFTER